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
心声心语
当前位置:首页 >> 心声心语
彼岸蒹葭
2016-12-21 10:31:15 作者:校心协新闻编辑部 来源: 点击:32

彼岸蒹葭

杭州国际服务工程学院 物联网161 褚文泽

这一路走过轻狂与年少,看过离合与悲欢,最后还是与漫漫光阴,握手言和。

轻烟雾霭,夜色阑珊,纤月如寒。

还是那日的少年,一袭白衣立于寒水边,手持几片树叶,寂静的看着月色西沉,晓雾将歇。自从在这寒水边遇见她之后,一连十几日过去,都是这样,天未晓就在这里等候,他想,终该还是会遇见她的吧。

那日秋意正好,秦地的季节,草木摇落白露为霜。他遇见她时,她就在那片蒹葭从中。青苍苍的芦苇,在清风中摇曳,而她,站在晨曦中,衣袂翩飞。此景如诗,他看得痴了,径直走去,水湿裳而不觉;她看见,一笑莞尔,只拾起几片树叶,顺水流下,便转身而去。

有美一人,清扬婉兮。邂逅相遇,适我愿兮。

还是站在那,想象着寒水之岸的蒹葭有谁在采,相思中的伊人可否归来。

许久,带着同昨日般的失落,转身离去。回首处,不禁一身影印入眼帘。

她,浅笑如初。

他是秦国公子。父亲世父为报祖父伐戎阵亡之仇,让太子之位于其弟是为秦襄公,立誓杀死戎王。他到不在乎自己的父亲是不是君王,至少从见到她那时起,也只觉得为她负了天下又如何。得此一人,如幸三生。

桃之夭夭,灼灼其华。

又一季繁花似锦,人间最是有情处,也不过同携手游遍芳丛。秦川百里,也可轻舟白马观天下。

“待我陪父亲击灭犬戎,受封食邑,一定红妆十里娶你,四牡为驾,千骑相迎。”

他看着她,她还似初见时那样,一笑倾城。眉目间的清澈纯洁,教人不忍轻负。

若是一直这样多好,他想,以他公子之名,又如何不能许她一世荣华。

直到那一年秋风吹叶落时,犬戎攻秦。

周幽王六年,秦襄公迁都,同年,戎兵大举围攻犬丘。世父率兵迎战。

他出征之前,与她许遍誓言,她依旧是笑:“伊不离,君不弃。”他把她送至国都,转身领军西征。

一路征伐,艰险难料,兵戈铁马声又怎能湮灭对她的思念。每行至洛水旁,他都红叶题字,随水流去。他希望这份相思能够随着洛水流入寒水最后流入她的心间,就像初见时那样。这乱世的功成名达,又怎敌她嘴角笑意浅浅?他只希望打胜这场战争,凯旋见她。

然而这一战,犬戎举倾国之兵,世父虽率军顽强抵抗,不幸城破被俘。他在被俘的队列中,被迁往戎国。犬戎到底还是惧怕秦国的实力,没有杀死他们,秦君决定和亲西戎,换回被俘将士。

他与父亲领着残兵从戎国归来,回国时,他叔父秦襄公为他们设宴,而他却只想见她。

可是他只听说,她在知道他被俘之后便移情别恋,已为人嫁。

终于回到寒水岸边。

又是一年飞花散尽的季节,那片蒹葭还在风中摇曳,只是不见相思中的伊人,究竟是谁轻许了誓言。

他闭眼回想着,他与她初见的情景还是那么清晰,她倾城的笑,依旧令人痴迷,挥之不去。

他回想起那时,他许她以红笺小字,书写绝代风华;他摹她以胭脂水染,黯然世间百花。可她又怎能轻负,那日说好的执手天涯,相守天下。

秦君依旧给了他封地,在秦国东南边,最为富饶,离戎国也最远。但对他来说,已然无用,佳人不在,山河空寂,一切都仿佛是指间流沙,水月镜花。

只是,他可能永远不会知道,是她换回了他。

那日城破兵败,她听说他被俘生死未卜,伤心欲绝。

秦君在国都寻一女子愿嫁入戎国和亲,而她,只希望他能平安归来。

此行嫁入戎国,秦襄公也命四牡为驾,千人相送,可这红妆已千里,却不见君颜。当日誓言,依然铭记,泪落千里,两不相忘。

临行前,她请于秦君,待他回来时,只告诉他,她已嫁人,不要让他知道,前去和亲的是她。

“蒹葭苍苍,白露为霜,所谓伊人,在水一方。”寒水边,秋风吹尽落叶,吹不散,这一场风烟。

此去情远,陌路天涯,再相逢,我仍白衣胜雪,你却嫁衣如霞。

——终——